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  
天香——秋天的幸福
作者:佚名  文章来源:网络  点击数5113  更新时间:2011-10-3 7:52:01  文章录入:zhouhao  责任编辑:zhouhao

在杭州,最闪眼的花,要数樱花。一到四月天,那平日里暗淡无奇的樱花便铺天盖地张扬开来,蔚然如霞。好似一种能量的突然爆发,她是那样的急不可耐又霸道无常。她来,必定汹涌澎湃,你不看也得看着,胀满你目之所及处。为了让人记着她的美,为了美得轰轰烈烈,叶子也不要了、香味也不要了,攒足了劲儿把花朵绽放在每一个枝枝桠桠。不仅是美,且美得刚烈,容不下人看见她的枯萎,在败落前,纷纷在风的吹送下弃落枝头。即便落在脚底,亦是最美的姿容。如此强烈的存在着,即便是百花娇艳的春天,也无敢与之媲美的。香的,不如她美;美的,不如她有性格;有性格的,不如她高贵。让人们不得不爱。而她这样,是为着什么呢?天性里的不甘平凡吧!
  在杭州,最闪鼻的花,就是桂花了。比之樱花的霸道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农历九、十月,在凌霄花也因露冷退出花界之后,桂花在忽冷忽热的交替中,好似一夜之间就袭便了杭城的每个角落。清晨还未睁眼,一股浓郁的奇香在凝重的湿露中散发着强大的气息,深吸一口,饱满而沉醉;再吸,又淡了。这痴诱着人的可香儿,非逼着人从床上爬起来,寻着香儿找到她的来处。寻到桂花树下了,吸之不尽了,满足了,也离不开了。我因此常常驻足于桂花树旁,痴儿一般贪食花香。有时狂了,就想问问,你到底是什么精灵、是怎样的构造,让我如此迷恋!
  为着探寻桂香的奇妙,特地赶着周二景区人少,来到杭州最著名的赏桂圣地——满觉陇。桂花是杭州的市花,所以几乎十步之内,就能寻到一株桂树。原本看桂花无须如此奔波,但经不起那著名的“满陇桂雨”诱惑——一听,就知是铺天盖地的桂花王国,桂香是永远不嫌浓的,要享就享那最稠的。果然,公交车驶过曙光路、杨公堤,一路都飘溢着桂花独有的香气,越靠近虎跑越浓郁,走到满觉陇,整个人就像被“桂雨”淋过,变成桂人了!说来也巧,当天正逢秋雨绵绵,绵柔的桂香附着在凝重的空气里,香味的浓度更高。吸食起来,没有“气爽”的干涩,反而如春氛般清新浑厚。没有打伞,下车一路走来,可不淋着桂雨么!甘甜的浇湿。
  满觉陇的桂花,全是金桂,明黄的多金黄的少。金桂是在所有桂花品种中,香味最浓的一种,浓到“即便是严重的鼻塞也一闻就通”的程度。沿着虎跑路两侧,有孤植的、也有成排种植的。站在一株孤植的金桂前,我细细观察起来,因为她叫我魂不守舍了。远望她的时候,墨绿一团,只香氛汩汩地传来召唤着我。走近些,墨绿上点缀了些明黄,这么星星点点的花瓣儿就能发出如此浓郁的香?再近,乖乖呀,我的眼里就只剩下成片成片的明黄了。那星点儿似的花朵儿,成簇成团地躲在叶腋下,一节一节延伸,每条枝桠上,都密密长着数节花团,围成一把花伞,张着她们碎小的花瓣儿向外输送天性的痴狂。成万上亿的花点儿,一起奔放,能不浓郁么!香氛在空气中游走,一波推着一波,到所有的香氛都连成了片,新的香氛又增加空气的浓度,无止无休,愈演愈烈,整个杭城的天空,都是桂花的了!
  是了,这就是桂花“霸道”的策略。首先,是球形的树冠,让枝桠最大化的生长;其次,每条枝桠都长满成簇成团的花苞,一点点面积也不遗漏;再次,香氛是日夜输送到空气里,联合着其他桂树,直到占领整片天空。唤之“九里香”,是低估啦!如此的“霸道”,是为了什么呢?也是源于“天性里的不甘平凡”吗?
  桂花有一个雅号,叫“天香”。传说中,桂花是只有天上才有的珍贵植物。吴刚为了救人间的一场瘟疫而爬到月亮上去摘桂花,摘了怀抱不下,就干脆摇落了整树桂花。桂花落满了人间,桂香也飘满了人间,“天香”由此得名。从此,桂花是以一种“恩泽”、“稀宝”的身份被人们喜爱,并广泛种植。樱花的霸道之美,人们再怎么赞赏,也只赞其轰轰烈烈。桂花的霸道之香,却被人引申出如此美好的寓意。除了桂树本身拥有的各种药用、观赏价值,大概“生对时机”是更为重要的原因。
  九、十月,秋高气爽、果粮丰盛、人乏体闲,正是享受的好时节。说得直白点就是“有吃有喝又不用干活儿,天气还爽朗,加点精神享受就更棒了!”香氛,看不见摸不着,犹如人的思想与灵魂。闻着香氛,最易遐想、陶醉。这时,桂花开了!送来了享受人生的催化剂,且是如此浓烈当仁不让,真叫人喜欢。桂花的浓烈无休,就如人对享受的贪婪无止,如此的默契合拍。我受这桂花的诱引,到树下、到满觉陇,不也是因为心里一直呼喊着“不够、还不够”么?
  既然是贪婪、是沉醉,那就来个彻底吧!做上桂花糕、酿上桂花酒、泡上桂花茶,还要抹上桂香粉。就如诗人的陶醉、武将的率性,在桂香中一醉方休吧!想要一醉方休,是因为清醒着太痛苦。生而在世,经历各种磨难,何其痛苦。哪得有什么好光景,可以让人无止无休地享受。也只有这桂花,弥漫在角角落落,无阶层、无性别、无贫富地让每个人都能纯纯净净地贪婪一回、享乐一回。无论何时何地、无论清醒迷幻、无论在做何事,她就那样毫无遮掩地让你享受着,浓郁着分分秒秒,谁也剥夺不去。
  每个人的“天香”;每个人的“秋天的幸福”。谁人不赞!
  树,藏在高大的乔木和低矮的灌木间;花,藏在墨绿的丛叶间;香却不管不顾地直达每个人的心底。树,原本就不起眼。在没有香的日子里,风吹雨淋沾尘土,无人问津无人关心。一到时机,无关丑陋的树、无关不起眼的花,单是这香,就能占领整片天空、征服所有人心。她选对了时机、顺应了人心、做到了最好,她便是“最闪”的了。
  由此,不必再追问“这样的霸道,是为什么呢?”各取所需,各自安好。
  沿着小径上山,茶馆招牌上绽着桂花相迎——寻桂,这里有的。桂雨淅淅沥沥打在伞篷上,泡一杯乌龙桂花茶,阅一本《智者天行》。偶有小虫问好,挥之。偶有桂花褪壳落下,收之。偶抬眼望向不远处的桂树,凝神,香愈发浓烈……